想飞的北漂笨笨鱼

黄昏里球场上的少年,依稀是我所有青春暗恋的模样,多么希望能成为你捧在手里的那颗篮球,伴你孤单年华,陪你倔强成长。

这张照片是我入凡坑的开端,那一天街对面的美丽少年慢慢地向我走来,我的心停止了跳动,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惊为天人。

家是在外游子的牵挂,不管一年里过得精彩还是颓废,都要回家,也行是升华,也许是救赎,下一年又开始重新出发。